pk10登陆平台
跳转页|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联系我们|本站导航
您现在的位置:福建南安成功中学>> 成功记事>> 回忆录>> 内容

成功往事(一)

作者:成功者 来源:黄少平 发布时间:2018年12月16日 点击数:3425 次 字体: 大小



成功往事(一)

说 明 成功中学座落在金溪之阳,高盖之东,在那里,有我们学习和生活的履痕,有同窗间难以忘怀的亲情,我们对那片故園有一种难以释怀眷恋。谢克修学长为大家带了个头,他取材于母校那如歌岁月身边的人和事,用清纯的文笔,叙说着心中的记忆,没有哗众取宠,没有虚张声势,自然、率真、朴实地表达心中集存的情憬,平淡且美。大家都来打开你的记忆,用文字释放心中的往事,或直接发给我,或发在微信群平台上,我会将这些文稿辑为一页一页的《成功往事》,供校友们分享和珍藏! 三十七组 黄少平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中学同学一晃近一甲子的春夏秋冬过去了??墒?,中学的日子却是叫人终身难忘回味无穷。尽管我们曾经同窗,许多人虽经常见面彼此从未说过一句话,甚至从未叫过对方的名字乃至正面看一眼对方,并不妨碍我们有一个共同的不可磨灭的名字:同学。我清楚地记得,个子最小的是王广;个子最高的是政评和密顶;最有钱最帅气的是胜利;班花是美美;最壮的是良河;最挑皮的是南兴;吐口水“吱” 地从牙缝中挤出象钉子钉地的是瑞庆;最早溜号的是清风;最瘦最无助的是振声;黑黑的江树林永远一付惊恐的神色,好象他顶着的那片天随时都会蹋下来;英娇有一付英气逼人的眉毛,为她平添班长的几分威严和凝重;踮起脚尖走路的是月华;玉倩名字华贵但衣着朴素;学习成绩最好的是良法、水德、王广和月华…… 我们曾一起面对铺天盖地的大字报;一起在大操场印土坯勤工俭学盖校舍;一起到大坝广阔的沃野上将水稻移苗并丘、小株密植;一起在凌云枣格砍树烧炭。面对无边的荒野,大同学触景生情地唱起了“对面山上的姑娘……”;一起在到“暗地下尾”(闽南话即华美)在伐木烧炭的间隙采松树上的点点白白甜甜的野蜂蜜、下水沟抓尾巴有个月亮的孤呆(闽南话);一起到角美溪洗铁沙,在月光如水的的夜晚,露宿在沙滩上,耳畔偶尔飘过溪风偷偷送来大同学的低吟“十五的月亮升上了天空哟……” ;一起高唱式欣老师写词,锡球老师谱曲,充满激情的大跃进壮歌:“师生工友志凌云,跃进声中组大军,石林山边树尽倒,铜喉溪边炉成群,……烈火红心炉旁战,更大卫星等明春?!?;一起饥肠骨碌等待上午最后一节课下课钟响,直奔大食堂,在校工日红狼顾虎视的目光监视下,迫不及待地寻找、拎起自己的饭罐,三下五除二干光那点干稀难定的午饭。 当然,主要的是一起聆听老师们的课程。我翻来复去就是搞不懂为什么a+b=c。一到俄语课,提心吊胆不敢与宗藩老师对眼,生怕他那犀利的目光,霎时象利箭一样直射心窝上。但对树林老师的三段论却听得津津有味。不过,对老师也不尽是严肃和意兴阑珊的记忆。近悦老师是我的恩师,他的召唤,让我有幸再上一年高中。一个冬早,联德老师拉开房门,搓着双手,对邻居廷坦老师刹有介事说: “哟,昨夜真冷,我赶快重毯子!”廷坦老师一楞,眼珠子一转,凑近联德老师故作神秘:“我给你讲,春秋时期有一次发大水,溪边连竹子都流去?!钡内缎?,也曾让我笑得前伏后仰。 记得最无奈的是毕业座谈会的晚上,大家面对一小堆花生和两只精致的白面小镘头,居然没有食欲,因为明天将各奔前程,此去许多人将是尘世茫茫永无见面之日,谁也不知道谁以后干什么,谁也不知道谁在天地的那一方!鬼晓得,临别赠言此刻怎会莫名地钩起人们心中前所未有的对生离不舍的揪心和惶恐。此时此刻,才读懂“同学” 二字竟有如此之庞杂和深沉的内涵。今生能做同学,不能不说是造化的安排。 现在我有幸与34组的柯武良学长,37组的戴近水(他的孙女是2015南安市文科高考状元)学弟为邻,真的象兄弟一样一起来来往往,促膝切磋,倾腹欢谈。遗憾的没一位是同班的!时光老人是法力无边的神仙,当岗位不要我们,事业与我们无关,纷纷告退久久赋闲的时候,居然还会有几位是同班的同学可借助梦幻般的手段,戏剧性地相遇。(庆霖、泗芳和清风在上世纪就已谋面。)使我有了新的感受:少平学弟颇有长者之风;克峰风尘朴朴;“香港客”是工对,有股豪气;“四人组”文质彬彬;金燕从华美到母校上高三一不久就让天益老师挑走了;没有真名示出的,搜索枯肠还是云里雾里;有的真容隐匿;有的惜墨如金;有的微信天地早已春暖花开,惊蛰早过,犹千呼万唤不出来作壁上观。呜乎!尽管一个个青春不再,虽龙钟老态还能有咫尺似的促膝交流,该是造化对我们同学情谊的回馈和晚年寂寞的怜悯,分外难能可贵。有点意外的是,上苍抑或有点偏心,班长的风采半个世纪多依然如昨?!鞍拿趴汀惫獠收杖耸墙??如是,上苍不仅是偏心、眷顾,已是情有独钟了。 末了,我想挑明的是我和金昌曾扛枪保卫同组同学们大学的大好时光……由衷地祝愿同学们多多保重:大家都年纪一大把,知情有惊喜,见面不会容易,视频的机会也许不见得很有愿望,唯有“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2017年3月10日

谢克修(36组)、戴庚申(37组)、戴良尧(37组)

膳厅

国辉樓

教室

成功中学旧校门,建于上世纪二十年代初。

2018.12.16


字体: 大小 收藏本页 【打印文章】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